铁基高温超导:中国科学家的强国梦-新闻专题-科学网

  • 时间:2019-08-23 16:5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4年1月10日,国家科技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主席习,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出席大会并为获奖科学家颁奖。

  以赵忠贤、陈仙辉、王楠林、闻海虎、方忠为代表的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北京凝聚态国家实验室(筹)(以下简称“物理所”)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中国科大”)研究团队因为在“40K以上铁基高温超导体的发现及若干基本物理性质研究”方面的突出贡献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之前,这一奖项已经连续3年空缺。【

  更多

  “默默无闻,无私奉献” 在五名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的科学家背后,有着一支庞大的研究团队。他们虽然默默无闻,但所做的杰出贡献都在铁基超导体的研究中熠熠闪光。就是这样一群值得世人崇敬的科学家,积极进取,努力拼搏,淡泊名利,勇攀高峰,让世界对中国竖起了大拇指。而在我们满怀着景仰之情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就像赵忠贤院士说的那样,“荣誉归于国家,成绩属于集体,个人只是其中的一分子”是每一个物理所人心中的信条。他们还反复强调说,自己只是中国科研人员中一个最最普通的集体。【详细】

  更多

  物理所和中科大的科学家们在铁基高温超导研究中引领了国际研究的热潮。国际知名科学刊物Science刊发了“新超导体将中国物理学家推到最前沿”的专题评述,其中这样评价道:“中国如洪流般涌现的研究结果标志着,在凝聚态物理领域,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强国”。同时铁基超导体工作研究被评为美国Science杂志“2008年度十大科学突破”、美国物理学会“2008年度物理学重大事件”及欧洲物理学会 “2008年度最佳”。

  2013年2月,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统计显示,世界范围内铁基超导研究领域被引用数排名前20的论文中,9篇来自中国,其中7篇来自该研究团队。这一切都表明,该团队在铁基超导方面的研究,毫无疑问已经走在了世界的最前沿。

  Superconductivity at 43K in SmFeAsO

  Superconductivity at 55K in Iron-Based F-Doped Layered Quaternary Compound Sm[O

  Superconductivity at 41 K and Its Competition with Spin-Density-Wave Instability in Layered CeO

  Superconductivity in the iron-based F-doped layered quaternary compound Nd[O

  Competing orders and spin-density-wave instability in La(O

  Superconductivity at 25K in hole-doped (La

  Superconductivity and phase diagram in iron-based arsenic-oxides ReFeAsO

  (Re = rare-earth metal) without fluorine doping

  Superconductivity at 52 K in iron-based F-doped layered quaternary compound Pr[O

  更多

  物理所对高温超导的探索和研究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1986年,铜氧化物高温超导体被发现。1987年物理所研究组独立地发现了起始转变温度在100K以上的Y-Ba-Cu-O新型超导体。这项成果把使用便宜而好用的液氮来达到超导转变温度变为现实,为超导研究开辟了一片崭新的天地,大大方便和加速了全世界的高温超导研究,并荣获1989年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 物理所很早认识到评价科学研究的关键是工作本身的科学意义,而非论文数量或影响因子。高温超导具有极高的科学重要性和广泛的应用前景,探索新型高温超导材料,开辟更多的高温超导研究蹊径,才是应对瓶颈期的正确态度。在这样的评价机制下,物理所顶着“没有好文章”的压力坚持高温超导研究,为将来的科学突破做好了准备。

  ” 截至2013年1月4日,铁基超导体的8篇代表性论文SCI共他引3801次, 20篇主要论文共SCI他引5145次。相关成果在国际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

  更多

  更多

  更多

  # 全称超导电性,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指的是某些材料在温度降低到某一临界温度,或超导转变温度以下时,电阻突然消失的现象。具备这种特性的材料称为超导体。

  在超导研究的历史上,已经有10人获得了5次诺贝尔奖,其科学重要性不言而喻。目前,超导的机理以及全新超导体的探索是物理学界最重要的前沿问题之一。它仿佛是镶嵌在山巅的一颗璀璨明珠,吸引着全世界无数的物理学家甘愿为之攀登终生。同时,超导在科学研究、信息通讯、工业加工、能源存储、交通运输、生物医学乃至航空航天等领域均有重大的应用前景,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

  更多

  百余年长盛不衰的超导研究历史,表明新超导体探索存在广阔的空间,特别是铁基高温超导体的发现也为潜在的重大应用提供了全新的材料体系。世界科技的竞争已经演化为国家综合实力的竞争,物理研究所放眼前沿,勇争一流,铁基高温超导只是他们科技强国梦里的一个片段。许许多多这样的片段连接起来,就可以被谱写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感人篇章。

  更多

  “超导家族”走过了百余年,现有五个家族成员(金属和合金超导体、铜氧化物超导体、重费米子超导体、有机超导体、铁基超导材料)。

  “超导家族”的“超能力”体现在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超导输电、超导磁体和超导磁悬浮。

  上世纪八十年代,铜氧化物超导体因具有40K以上的超导临界温度脱颖而出,成为超导家族中的“高温超导体”。

  2008年,超导家族迎来了全新铁基超导体。在以赵忠贤院士为代表的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团队的努力下,铁基超导材料在突破超导临界温度方面屡次刷新纪录,这个备受关注的“新生儿”在短短几年内就成长为“超能力小朋友”。

  “超导家族”感觉未来充满着希望和不确定性。回首过去走过的每一步,偶有“无心插柳”的事件发生,但更多则是经年累月的付出与回报。超导家族相信,面对未知世界,勇于尝试、脚踏实地的他们将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一路走过,我国科学家迎难而上、把握机遇,通过日积月累的付出引领我国的高温超导研究工作走到世界前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句话是他们探索之路的真实写照。